|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訂閱
未完成

中國一年500億包裹量,張勇稱這是前所未有的機遇

2019-06-05 13:11 | 作者: 徐碩

屏幕快照 2019-06-05 下午1.01.07

2018年,整個中國流轉的包裹數超過500億個,比2017年增加近100億個,增量接近美國全年包裹流轉總量。在張勇看來,未來的新物流,首先要繼續完成物流產業所有商業要素的數字化。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徐碩   編輯|徐曇   頭圖來源 | 被訪者

 

“最快19分鐘,你就能收到剛剛在天貓旗艦店下單的啤酒,是不是很快?”1919酒類平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楊陵江反問道,你們猜是怎么做到的?

5月28日,在菜鳥智能物流大會上,楊陵江解釋說,菜鳥+天貓+1919通過線上線下多平臺的打通,采用前置倉的模式,讓原先2~3天的配送時長縮減至19分鐘,也讓消費者從原來的囤酒變成了即買即飲,拓展了新的消費場景。

“這樣的變化還在大量發生著,從產業鏈的角度講,新物流的發展必須改變現在很多企業之間的合作方式。”阿里巴巴集團CEO、菜鳥網絡董事長張勇解釋,當我們談一個產業鏈的時候,更多會說上下游關系,比如某個商家在最上游發起了銷售行為,產生了銷售訂單,而當一個銷售訂單變成一個物流訂單,就需要一個物流訂單履約和送達,最終產生包裹的移動。

這也是菜鳥的新謀略,聯合更多商家拓展B端業務進行數字化改造,在原來B2C供應鏈的基礎上,不斷向線上線下融合,利用菜鳥天貓的供應鏈及物流網絡來支撐中心倉到線下門店以及到消費者的新鏈路。

在張勇看來,并不是簡單地把某個企業定位在一個產業鏈的某一環節,而是必須要打破彼此之間的合作邊界,進行網狀重構。“只有這樣,我們才能讓原來分段式重構的方式迸發出更多能完全重構的優勢。”張勇說,對于整個物流產業來講,今天當所有物流要素被充分數字化以后,就會有對部分局部乃至全局物流要素進行重構的可能性,而這個重構正在菜鳥網絡推進過程中潛移默化地發生。

屏幕快照 2019-06-05 下午1.09.00

菜鳥網絡志在編織一張全球最大的智能化開放協調網絡。來源:被訪者

數字化是新物流的基礎

在物流行業,包裹產生的源頭就是貨主,當商家把整個商業數字化之后,其經營方式也在發生劇變,那如何判斷未來貨產生的方式?過去十幾年,貨的產生一個是從原來的生產—批發—分銷—零售—實體店的方式;另一個則是線上產生了一張互聯網,以阿里巴巴為代表,通過網上產生了貨品的交易,最終產生了貨的流轉。

根據最近國家發改委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2018年前兩個月全社會完成貨運量63億噸,同比增長6.3%,公路完成46.7億噸,增長7.4%。但傳統貨運物流“小、散、亂、弱”的局面仍未改善,公路物流效率低下,車輛空駛率達40%以上。比如司機從北京拉著一車貨到廣州,可如果在廣州完成裝卸后,找不到合適的貨源,就只能空車返回,很大程度上造成了資源的浪費。

2018年,整個中國流轉的包裹數超過500億個,比2017年增加近100億個,增量接近美國全年包裹流轉總量,而在2013年,整個中國的包裹總量僅有100億個。張勇表示,要實現貨物流轉效率的最大化,就決定了物流必然和供應鏈管理高度結合在一起,這是未來一定發生的趨勢。“只有實現整個產業鏈不同企業間的全面聯動,數據打通,才能讓端到端的整體流轉效率變得更高。”

從張勇的視角看,在2018年,所有客戶都不再只是把互聯網和數字技術看成多了一個銷售通道,而是把互聯網和數字技術看成他的整個生意,整個業務完成數字化轉型的基礎。“當越來越多客戶不分線上線下,越來越多的客戶在考慮B2B渠道關系,B2B供應鏈關系,B2B物理資源,以及物流設施、人員,怎么面向互聯網能夠進行全方位融合。”

而物流供應鏈服務則扮演著不可替代的角色。新物流最核心的就是在數字化的基礎上,完成物流要素的重構。“500億的包裹總量,也必將為物流業的數字化帶來前所未有的機遇。”張勇說。

通達系發力最后一公里

菜鳥總裁萬霖預測:“2019年快遞業將有20%左右的增長,即每年的包裹增長量達到100億個,也就是說快遞業需要更大的容量、更大的運力去有效承接。而末端配送也成為各家快遞公司今年關注的重點之一。”

圓通快遞副總裁相峰表示,快遞的第一公里和最后一公里占全部快遞時間的50%,而在“快”的方面,快遞業已經做足了功夫,如今是在“遞”的方面遇到了瓶頸,傳統人員配送成本在增長,而如何提升末端效率,有效投放快遞柜等,對末端的創新才剛剛開始。

“未來在多種因素的促進下,包裹的價格會越來越低,而在相同的價格體系下,還是要做差異化的分層服務。”菜鳥裹裹CEO李江華解釋,比如菜鳥裹裹通過退換貨場景的切入,把整個離散寄件市場進行了線上化,并通過差異化定價,實現差異化成本來保證差異化能力的建設。

而在末端配送方面,菜鳥驛站在全國建立了超過3萬個站點,通過數字化中臺管理的方式直接進行管理。“尤其是在學校、小區等最后500米的場景下,快遞包裹量在飛速增長,具有公共屬性的通達系快遞,未來可以解決更多用戶日常的收件需求。”韻達快遞副總裁賴世強解釋道。

在張勇看來,過去幾十年快遞行業已經全面實現了物流分撥中心以及分撥線的數字化,實現了自動化,使得分撥效率大范圍提升。“而當未來由一天1億個包裹變成1天10億個包裹的時候,包裹的產生過程、流轉方式以及最后到達終端,最后一公里送達用戶手里的過程,會跟今天發生本質的變化。”

“最終還是要回到服務本身,智能化、數字化快遞才剛剛開始,沒準兒會有新的硬件來代替無人車,有很多想象空間。”李江華說。

以下為張勇(逍遙子)演講整理,有刪節:

在過去的20年,物流行業的發展在中國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也帶動了整個中國很多相關產業的發展。而我們也看到了整個物流行業的發展,是在整個中國商業、互聯網以及數字技術充分融合,越來越緊密的大環境下,我們和菜鳥一起見證了過去20年整個物流產業的大發展。

新物流時代對我們意味著什么

我始終堅定地相信,商業和互聯網最終會充分融合,用數字技術、用互聯網賦能商業,不斷發生變革、不斷發生化學反應。在這樣的過程當中,我跟大家展望下未來,從我的視角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和我們團隊已經看到的未來,看到新物流時代對我們意味著什么。

當我們講新物流時代的時候,會講到很多的技術。當物流擁抱技術以后,整個物流運作變得更加高效。

如今菜鳥網絡一天能跑1.3億個包裹,馬老師(馬云)有一個預見,目前一周10億個包裹的量,那多長時間就會變成未來一天的包裹量。如果一天要跑10個億包裹,我們的新物流時代意味著什么?對菜鳥網絡意味著什么。我們要暢想未來,當今天1億包裹量在未來變成一天10億包裹量的時候,這個包裹還是我們今天定義的包裹嗎?包裹的產生過程、包裹的流轉方式、包裹最后到達終端,最后一公里送達用戶手里的過程,這個全程體驗,會不會跟今天發生本質的變化。我個人大膽的判斷,是會發生本質的變化。

整個物流產業要素的數字化

過去很多年,我們都在為未來這一變化到來而做準備,當我們回顧過去20年發生的事情,包括這5年來菜鳥網絡做的很多事情,和我們合作伙伴共同一起努力做的事情,其實在做一件事情,就是我們整個物流產業各個要素的數字化。

舉個非常典型的例子,5年前我們創建菜鳥網絡,做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創新,跟我們合作伙伴、商家、所有快遞公司一起,創造了電子面單。電子面單是什么?電子面單就是給每個包裹打上了一個身份證,打了一個身份證的編碼,把一個包裹實物給數字化了。

而整個物流行業的數字化,已經開始體現在很多物流服務各個環節當中。比如說我最近看一家公司,他就把整個物流干線運輸的車輛通過軟件輸入的方式,實現了運輸車輛的數字化,使得每一輛車運行軌跡可實時被追蹤、被分析、被交互,任何車、云和端之間可以交互。

所以展望未來,我覺得新物流首先要做到的一點,就是物流整個產業所有構成要素,都在大范圍發生數字化,而這個數字化推進的方式是用IoT(物聯網)。IoT的到來,給我們推進數字化帶來了很多的可能性,就像剛才我們展示的未來園區。這個園區里面所有構成要素都被數字化了。

對快遞行業來講,過去十幾年,我們已經全面實現了物流分撥中心以及分撥線的數字化,實現了自動化,使得分撥效率大范圍提升。但是在分撥臺以及物流園區以內,還有大量環節沒有實現數字化。如果我們能把這些環節數字化,我們對車輛、人、貨的調度,憑借我們在分撥線已經完成數字化的積累,最終能夠推動整個分撥中心運作發生巨大變化。

數字化絕對不是新物流,而是新物流的基礎

新物流首先是要繼續完成物流產業所有商業要素的數字化。但是數字化絕對不是新物流,而是新物流的基礎。新物流是什么?就是重構。當我們提新零售的時候,我們說的是基于大數據驅動的人、貨、場的重構。

我想對于整個物流產業來講,今天當所有物流要素被充分數字化以后,我們就有可能對部分局部乃至全局物流要素進行重構,這個重構正在菜鳥網絡推進過程中潛移默化地發生。

從中國整個快遞行業來看,包括四通一達(申通快遞、圓通速遞、中通快遞、百世匯通、韻達快遞)等生態合作伙伴、阿里巴巴,我們一起見證了整個中國電子商務從0開始到小規模,再到今天如此大的規模的發展。最近幾年我一直在想這個問題,為什么我們這些包裹要每天坐著飛機,乘著卡車,在全國各地以及全球各地,以包裹的形態這么來回亂跑?

所有包裹的產生源頭是貨主,當商家把整個商業數字化后,他的整個經營方式也都在發生劇變,我們怎么判斷未來貨產生的方式?過去的十幾年,我們把它分成兩個世界,一個世界是原來的生產、批發、分銷、零售、實體店的方式。

另一個方式是線上產生了一張互聯網,以阿里巴巴為代表,通過網上產生了貨品的交易,最終產生了貨的流轉。但是今天,從我的視角看出去,在2018年我們所有客戶都不再只是把互聯網和數字技術看成一個銷售通道,而是把互聯網和數字技術看成他的整個生意、整個業務完成數字化轉型的基礎。

當越來越多客戶不分線上線下,越來越多的客戶在考慮他原來存量的B2B渠道關系,B2B供應鏈關系,B2B物理資源,物流設施、人員,怎么面向互聯網進行全方位融合,這個是我們可以看到供應鏈上游正在發生的巨大變化。也是我們認為今天正在孕育新制造的雛形。

所謂新制造,最終一定會全面走向以大數據驅動,通過實時、敏捷、柔性的供應鏈反應,來洞察及滿足消費者多樣化需求。在這中間,物流供應鏈服務商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角色,而這個不可或缺的角色扮演和服務到位。之所以稱為新物流,最核心是在數字化的基礎上,完成物流要素完整的重構。最終也許越來越多的商品不是以一個包裝盒的方式送到消費者手里,“包裹”這個詞會被重新定義。

新物流的發生,必須改變企業間的合作方式

對于新物流的發展,從產業鏈的角度來講,整個新物流的發生,必須改變現在很多企業之間的合作方式。當我們談一個產業鏈的時候,更多會說上下游關系,比如提及的所有商家在最上游,是因為它發起的銷售行為,產生了銷售訂單,而一個銷售訂單變成一個物流訂單后,就需要一個物流訂單的履約和送達,最終產生了包裹的流動。在這個中間,菜鳥網絡作為一個生態平臺,為商家、物流合作伙伴提供了很多數字化服務。

并不是簡單地把一個企業定位在一個產業鏈某一個環節,而是必須打破彼此之間的合作邊界,進行網狀重構,才能使原來分段式的重構方式迸發出更多能完全重構的優勢。對阿里來講,對菜鳥網絡來講,我們非常愿意跟我們的合作伙伴一起,共同探討基于新物流開啟一種新的合作模式,我認為新物流需要新合作,需要重新定義我們的合作方式,這樣才能夠重新讓所有物流要素發生化學反應,以后能夠讓整個物流業不斷迸發出無窮的可重構潛力。

今天當我們來看整個中國,乃至全球商業發展的機會,我們欣喜地看到,在數字經濟領域中國已經走在了世界的前沿。物流的發展,也已經打下了整個中國商業走向數字經濟的生態基礎設施。這也是阿里巴巴集團,從誕生之日起,懷抱著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的夢想,一貫堅持的使命和愿景。

我們看到以中國制造的能力,以中國數字技術的沉淀,我們完全有機會走向更廣闊的全球市場。很多物流企業負責人也都把全球化作為我們未來合作的一個很重要的共同點,這是非常大的一個藍海。但一起推進新物流,也需要新協作方式,做到新協作方式非常重要的一點,我們要完成更充分的共享。

這也是為什么今天菜鳥5周年的時候,我們回顧菜鳥誕生的過程和過去5年的發展,我們大聲地提出我們必須繼續堅定乃至更大力度進行整個物流智能骨干網的建設。這個物流智能骨干網既不屬于阿里巴巴,也不屬于菜鳥,而是屬于我們所有物流產業的從業者,屬于我們所有的合作伙伴,我們應該是一個開放的、協同的、充分融合的社會化大協同方式,使得我們能夠彼此聚合,爆發出更巨大的能量。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專欄

何振紅

《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社長

馬鉞

《中國企業家》執行總編輯

馬吉英

《中國企業家》高級記者,關注汽車、...

蕭三匝

《中國企業家》高級編輯,關注思想、...

周夫榮

《中國企業家》記者

曾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