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訂閱
未完成

榮耀趙明:現在不是華為手機業務最難的時候

2019-06-05 13:18 | 作者: 梁睿瑤

屏幕快照 2019-06-05 下午1.16.42

趙明說:“我們為這一天已經準備了很久,包括大家看到的海思的備胎計劃。其實很久以前我們就有這樣的預判,所以對于我們手機行業來講,對于器件也好,我們都已經準備好了。”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梁睿瑤   編輯|李薇   頭圖來源|被訪者

 

“我們干的都是不斷殺死自己的事情,尋找未來的一個全新的自己。”6月2日,榮耀總裁趙明接受《中國企業家》采訪時表示,“用這樣的方式贏得商業競爭,就是把自己逼到墻角。”

“疾風知勁草”是趙明今年3月對于國內手機市場的形容,只是沒想到,這陣風來得如此之快:國內,OPPO召回線上子品牌realme,小米深耕線下;海外,國際形勢風云變幻,華為和華為旗下智能手機品牌榮耀身處其中。

作為華為一分子,趙明對華為和榮耀的技術能力充滿信心:“技術創新不是一兩年投入幾十億美金就能成功的,華為從運營商的領域入局,從底層輸出標準、物理層、鏈路層和上層芯片等等,一層一層疊加投入,構建了自己最底層的核心競爭力。2019年的表現,不過是厚積薄發,對于未來10年的創新競爭,越往后越不需要擔心。”

不過,華為和榮耀今年都繞不開供應鏈斷供這道題。市場調研機構Counterpoint分析,華為和榮耀智能手機在2019年第一季度增長迅猛,但谷歌終止華為安卓授權后,第二季度,華為和榮耀在歐洲市場將面臨較大沖擊。

“全球第四,國內前二”的目標猶響耳畔,趙明直言:“我們不會隨著新形勢的出現就變化,(實現的)時間可能會拉長,但是戰略目標肯定不會變。”他透露,榮耀目前在海外的投入、人員、組織依然按計劃在推進。華為對于這類事件發生的可能性,很早就做了相應的準備。

“不管未來發生什么事情,榮耀品牌也好,華為品牌也好,成為國際化的頂尖品牌,這個方向和目標絕對不會變。而且這個過程當中,我們也會積極尋找各種各樣可能的解決方案。”趙明表示,“公司內部審視了全球戰略,在新的變化下,華為和榮耀受到的影響有多少,內部還在具體評估。”

趙明認為:“我們這個組織(華為消費者業務),最難的時候已經過去了,那就是2010年~2012年。”不過,他也毫不回避當前的困難:“今年榮耀將進一步加強中國市場,榮耀5G手機將在今年四季度推出。至于在全球市場,目前華為事情的解決需要一定的時間。”

內部改變與外部形勢組成一個圍城,華為面臨節點,榮耀亦需突圍。不過,即便在一個復雜的環境下,榮耀依然保持自己的節奏。

“618”線上電商酣戰正濃,榮耀線下亦在發力,開設了第二家榮耀Life體驗店。發布會后,趙明玩笑似的吐槽自家的營銷能力,但是,塑造個性鮮明、極具差異性的品牌形象,的確是榮耀當務之急。

OPPO和vivo曾經通過“人民戰爭”在線下市場取得了絕對優勢,如今,Ov開始收緊線下布局,空出來的鋪位正被華為和榮耀吞食。

“在手機行業,如果大家都只是拿供應鏈的技術,你做出來的產品差異化在哪里?都是索尼IMX586傳感器,如果都是別人的算法,你的優勢在哪里?對于消費者而言要的是體驗,要的是品質,我們一定要在上面疊加屬于我們的而別人沒有的,才能勝出。”趙明強調。

對于創新,趙明沒有擔心。最新的榮耀20 Pro手機加入了華為方舟編譯器,榮耀20 Pro也是繼華為P30系列后第二個支持方舟編譯器的手機系列。方舟編譯器對于華為打造未來操作系統能力的提升奠定了基礎。

2012年,華為開始規劃自有操作系統“鴻蒙”。2019年5月24日,國家知識產權局商標局網站顯示,華為已申請“華為鴻蒙”商標。

屏幕快照 2019-06-05 下午1.16.49

攝影:梁睿瑤

以下為榮耀趙明專訪對話(有刪減):

關于“備胎”

問:鴻蒙系統對于榮耀來說是什么角色?它是一個備胎嗎?像之前亞馬遜、微軟、三星也推出了自己的系統,但是最后失敗了,不知道你們要推的話,怎么推這個東西?

趙明:余總前兩天網上對外分享了一些東西,但是核心一點,我們做東西,不管做什么都要給消費者帶來價值,讓消費者真正因為喜歡我們的產品和體驗而做出選擇,只有做出更好的東西才能夠贏得消費者,這是我們的核心觀點。

問:針對美國制裁行動,有一些供應商停止了對華為供貨,榮耀下半年會不會面臨斷供?

趙明:任總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講,我們為這一天已經準備了很久,包括大家看到的海思的備胎計劃。其實很久以前我們就有這樣的預判,所以對于我們手機行業來講,對于器件也好,我們都已經準備好了。

問:華為底層邏輯已經搭完了嗎?

趙明:我們這個組織,最難的時候已經過去了。最難的時候就是余總剛來的時候,2010年、2011年和2012年,因為那時候手機在華為公司不是主營業務,我們對這個行業理解存在一定問題,華為強不意味著華為手機強,不意味著華為終端強。我們那時候還是給運營商定制手機,貼運營商的牌子。

余總過來后,他決定做自有品牌,就大量投入科技研發,整個研發是需要積累的,所以你看到的這幾年的成果是我們持續七八年的投入,開始開花結果了。現在很多結果應該是兩三年前就投入的,所以再往后,你可以想象了,這個積累的厚度越來越高。

問:榮耀今年是如何規劃的?

趙明:今年我們將進一步加強國內市場。而全球市場,大家可以看到目前這件事情的解決需要一定時間,不過已經發布和在售的產品并不受影響,我們也有替代方案和措施。未來,我們會在全球范圍內尋找更多的互聯網公司合作,打造與眾不同的生態。

關于海外

問:現在內外部政治經濟環境非常復雜,從倫敦到成都,榮耀在逆市投入,逆市投入這時候的風險和挑戰你怎么看?

趙明:任何時候我們都強調市場競爭、商業環境存在很多不確定性,如果說整天圍繞著不確定性去做文章的話,你會發現你不斷在追逐,最后會失去根本。所以榮耀一直堅持用一些確定性的東西來應對市場和風險變化的不確定性,這是我們從2015年開始的,最核心的榮耀的戰略控制點,就設定在創新品質和服務上。

與此同時,我們向消費者傳遞的就是我們有信心用我們的產品贏得消費者。(榮耀20系列)5月21日在倫敦發布,在發布前很多國際媒體和老朋友都跟我聯系,說這種情況突然之間發生了,你們還開發布會嗎?我說我們為什么不開?發布會那天來了700多家國際媒體,在國際上傳播的效果特別好。其實說明,當我們產品與世界和消費者溝通的時候,語言相通的。這個世界當中,只要你證明有價值,消費者就會更好地支持你。

問:榮耀最近在海外投FISE,就是極限運動,而且極限運動馬上要進奧運會,榮耀在持續投入,中國的概念店外面都有運動的場地,是否意味著榮耀的品牌理念更多會突出運動和創新?

趙明:從2015年的下半年開始,我們就一直在跟FISE進行全球性的合作,從來都沒有變過。我們希望通過跟FISE的活動,也能夠給榮耀帶來內核上的一些變化。FISE本身是來自法國的極限運動,在全球范圍內都有巨大的影響力,每年在歐洲的各個國家,包括中國、俄羅斯、日本,都會組織相應的FISE極限運動。我們跟這個品牌合作,大家知道原來我們的品牌理念是勇敢做自己,不斷突破自我的一種精神內核。

與此同時,我們在年輕人喜愛的音樂、攝影和電競等各個領域投入,讓年輕人更好了解和理解榮耀。我們過去很多宣傳片的視頻,都是FISE這些選手和運動員拍了很多運動情況下的變化,這次榮耀20 Pro與Go Pro等進行比較,很多靈感也是來自于跟FISE的合作。

關于榮耀Life

問:像成都榮耀Life這樣的自營店,會不會導致之后建店的運營成本升高?

趙明:這家店應該說是全球榮耀店面的一個Demo,所以我們叫做榮耀Life自營概念店,這個定位意味著它首先就是一個不斷自我迭代的東西,我們會及時迭代一段時間內對榮耀品牌認知的改變。你可以想象它是永遠Demo的過程,永遠做beta,不會說這個店放在這里就停止了。

現在的手機零售業,某種程度上正在處于一個變革的時期,單純的手機商圈你可以看到,通訊的賣場和通訊的街邊店生存越來越難,到底什么樣的零售業態合適,怎么能讓年輕人更好參與其中,而且樂在其中,這是很重要的。

作為年輕人的品牌,我們一定要讓年輕人愿意進到這個店里,這肯定不是完全以銷售為目的,而是讓大家感覺很舒適,所以我根本不給他們銷售的指標。

問:有沒有考慮過榮耀Life店開到海外?

趙明:我們原有計劃是中國開完之后會在海外,可能在幾個核心的有國際影響力的城市,比如巴黎、巴塞羅那、馬德里、米蘭、莫斯科或者倫敦,有相應的規劃,但是要取決于天時地利人和,能不能找到特別合適的地方,而且雙方的一些東西能夠契合。

關于技術

問:您認為榮耀最大的可持續優勢是什么?

趙明:榮耀作為一個科技品牌,關鍵就是你怎么給用戶更好的體驗,你如何更好地去領先別人一步,更好的設計。

我們最早是做通信起家的,我們干的事情是在不斷“殺死”今天的自己,尋找未來的一個全新的自己。最早期,我們公司做交換機,程控交換機,每個單板支持多少用戶,你會到電信的機房里擺上一排排的機柜,新用戶擴容就是買新機柜,買單板,這種商業模式很簡單。但是到最后,我們發展到軟交換,滿滿一機房的機柜變成孤零零的幾個,人家說我付了很多錢,現在變成一屋子鐵疙瘩,盡管我們程控交換機的市場幾乎做沒了,但是這個社會資源節約出來,我們開發出新的路徑。

當年的GSM,一個載頻支持8個信道,最早的載頻是四五萬美元。我們進入這個產業之后,做到1000~2000美元一個載頻,降低了幾十倍的成本,后來我們又把它做到3G,一個基站的容量是2G的10~20倍。

自從華為加入到這個產業當中,手機迭代的速度和科技的創新的速度比以前大幅度加快了。以前科技創新可能是看蘋果,現在可能是看華為的新技術怎么在手機上引領,這就是我們商業模式的選擇。

問:供應商有提及,手機廠商現在布局IoT,說手機品牌效應能為IoT帶來同樣的效應,IoT帶來的流量會反哺給手機。但是他們有一個共識,手機對于IoT的影響大于IoT對于手機的影響,所以對于廠商來說重點還是手機。您認可這一觀點嗎?

趙明:IoT對于我們來說不是幫我們盈利的,真正幫我們的是給消費者提供一個完整解決方案,比如你買了榮耀的手機,但是你也希望榮耀的手機可以帶給你更完整的生活體驗,電動窗簾也好,燈光也好。你看我們未來整個體系,和我們操作系統的設計,是會把你能接觸的東西融合成一個完整的整體,比如電腦,我們的電腦一碰,電腦和手機之間的信息其實就通了。

“一碰傳輸”的功能目前只有華為和榮耀可以,未來會考慮把這些能力開放出去,這肯定是一個未來方向。但是我們首先要在我們自己的體系內打磨得很好,因為你在制定整個標準。

我們肯定還是希望牽引整個行業的發展,因為現在的中國市場手機占有率,肯定是華為加榮耀最大,而我們在行業的標準牽引上,體驗的一致性上,形成標準之后,我們也愿意把能力開放出來。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專欄

何振紅

《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社長

馬鉞

《中國企業家》執行總編輯

馬吉英

《中國企業家》高級記者,關注汽車、...

蕭三匝

《中國企業家》高級編輯,關注思想、...

周夫榮

《中國企業家》記者

曾道人